• 作协首页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时政要闻
  • 作家采风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新书推荐
  • 会员作品
  • 来稿选登
  • 美文欣赏
  • 文学期刊
  • 文摘·连载
  • 站内搜索: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会员作品
    感觉像在飞—宋明磊
    发稿作者:管理员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8-5-7 6:49:40  ‖  查看1082次  ‖  

    感觉像在飞

    宋明磊

     

    儿子八岁了,还整天缠着母亲讲故事,母亲拗不过,就说我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吧。

    母亲说,那时我们住的楼房很旧,大概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盖的,四层,楼道和走廊都跟地下室一样,黑咕隆冬的,常年散发着一种霉味。

    母亲说到这里,目光忽然变得淡远悠长,说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因为我和你爸都年轻着呢,我们都很知足。

    儿子笑着说妈妈,我那时在哪儿啊。母亲亲了下儿子,说那时你还在妈妈肚子里呢。说到这里母子俩一起呵呵笑了。

    后来那个地方被列为危房,要拆迁,就是要搬家了,我和你爸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了,要换新楼,谁不高兴啊,可忽然发生了意外,还差点酿成大祸。

    儿子睁大眼睛,有点紧张了。母亲摸了摸儿子的头,说不怕儿子,我们不是过来了吗?

    看儿子恢复了恬静的神态,母亲接着说,这场灾难突如其来,事先我们一点预兆也没有,母亲搂了一下儿子,说不知不觉的,忽然就到了眼前。

    后来查明火灾原因是电线老化引起的,那火真的就像蛇一样,在房顶,在屋角,蹿来蹿去的,避之不及。

    只一会儿功夫,家具啊,沙发啊,还有床啊什么的,都哧啦哧啦地着起了火,屋里很快就灌满了浓烟,呛得人睁不开眼睛,而且有些电器什么的也很快连上了火,发出一些刺鼻的气味。

    那你们怎么还不跑啊妈妈?儿子着急了,问。

    母亲贴了贴儿子的脸,说跑啊,我和你爸那时什么也没要,只身跑向门口,可打开门一看,傻眼了,门外火势更加凶猛,我们根本不可能过去,只好又返身退回屋里了。

    儿子这时眼里已蒙上了一层雾歙,说那怎么办啊妈妈?救火车呢?怎么还不来啊?

    来了啊,可是进不来,我们那楼房很旧.,楼前只有一条不足二米的小胡同,消防车根本无法进来,叔叔们都到了楼下,可是没有水啊,什么也做不来,在下面急得什么似的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  屋里的火势越发的大了,我和你爸已退到了窗前,我们家在三楼,如果从窗口跳下去,估计问题不会太大,起码保住性命没有问题。可是妈妈那时正怀着你呢,而且你已经有九个月大了,就快出生了,所以我们唯一就担心这个。

    下面的叔叔们知道了这个情况,都急着要爬上楼来,可是那些排水的管子也已经老化得不成样子,一拽就散了架,根本不可能爬上来。

    别看你爸这么身高马大的,这种情况下也是束手无策,眼泪都快下来了,唉,说起来其实也怨不得你爸,他是心痛咱娘儿俩啊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急得团团转。我想他那时脑子里肯定一片空白,跟一团糨糊一样。

    唯一的办法就是跳了,虽然危险,但却是必须。我和你爸紧紧拥抱,相顾而泣,我们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  正准备要跳的时候,下面的消防叔叔要我们稍等,他们很快找来一床毛毯,四个人扯得紧紧的,在上面看那简直就像一张色彩斑斓的海绵床,充满了诱惑。

    我先是紧紧抓住你爸爸的手,顺着窗口,我慢慢的往下滑,我的脚都已经接触到二楼的窗子了,我的心却在一点一点地下沉,我忽然变得很烦躁,莫名的烦躁。下面已经有人在喊了,说可以啦,可以跳啦!你爸的胳膊这时候也是伸到了极限,他看着我,说我要松手了。

    我感觉到你爸爸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松开,我忽然充满了恐惧,我像求生似的死死抓住你爸的手,我说拉我上去,快拉我上去。我的声音很大,就像是在嘶喊。你爸和下面的人都惊呆了。你爸惊异地看着我,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    下面的叔叔急得不行了,向上大声说,跳吧大姐,时间不多啦,再耽误就来不及了。是的,这时候火势更大了,即使在外面,我也能够感受到屋里灼热的温度。但我还是很坚定,我对你爸说拉我上去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我想我那时的目光异常锐利,我看到你爸的眼睛明显萧索了下。我又说你就听我这一次好吗?

    你爸就这点好处,关键时候还是能听进我的话。母亲搂紧儿子,这时候竟然一脸的幸福,说幸亏你爸爸听从了我的话,他用尽力气又把我拉回屋里。屋里的温度已经不可能呆人了,我把头伸向窗外,然后上身尽量的往外努,我对你爸说,快,快抓住我的两只脚啊,往下放。你爸这时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,他先是犹豫了一下,很快就配合起我的行动。

    就这样我头朝下,在你爸的帮助下,慢慢下滑。我能看到下面人们惊异和不解的目光,但我们没有停顿,继续着我们的事情,直到你爸最终松开了双手。

    后来呢?儿子紧紧偎在母亲怀里,小心地问。

    后来我就在医院了,然后顺利地有了你。那我爸呢?儿子显然还沉浸在刚才惊心动魄的故事中,直到这时才想起了爸爸。

    母亲微笑着说,你爸爸命大着呢,从三楼跳下来,跳在下面的毛毯上,居然能够毛发无损。是他后来告诉我的,在我坠落下来以后,我的头部将毛毯钻了个大窟窿,好在没有继续坠落,我们马上就被送往医院了。

    医生在做完手术后感叹地说,这次事件完全属于侥幸,如果不是这种惊人的跳法,恐怕母子二人的性命都难以保证。大家惊问其原因,才恍然明白,原来倒立下坠,腹中的孩子能够在坠落的过程中,接受母亲的心啊肝啊肺啊等柔软器官的保护,几乎消蚀了全部的冲击力。

       母亲亲了亲儿子,说可我当时惟一想到的是,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先着地啊,就这么简单呵。

    儿子幸福地笑了,说妈妈,你往下落得时候不怕吗?母亲这时候竟然一脸的神往,微笑着说当时的那种感觉,现在想来,真有点妙不可言,仿佛是在飞……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    地址: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:264500
    Copyright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
    网站业务及网站投稿信箱576475532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