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协首页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时政要闻
  • 作家采风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新书推荐
  • 会员作品
  • 来稿选登
  • 美文欣赏
  • 文学期刊
  • 文摘·连载
  • 站内搜索: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文摘·连载
    《映山红·第七章》
    发稿作者:管理员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8-1-5 20:09:31  ‖  查看1011次  ‖  

    第七章  亲娘舅伸手搭救  小山红壮志不移

     

    星期天上午,山红领着两个妹妹在村里压碾子,碾一阵子后,她让妹妹歇息,自己用箩子筛面,筛出的碴子再放到碾子上继续碾压,姐妹仨谈笑风生。

    村里的大喇叭唱起了不变的曲子。山红催促两个妹妹:“紧走两步,碾完好回家吃晌!”

    姐妹仨回家时,甄乐江刚放工回家,婶子已将饭菜拾掇在饭桌上。“呦,都碾出来了,功劳不小,今儿晌午每人奖你们半个饼子!”婶子见三个孩子满载而归,破例开恩。

    一家人坐在炕上正准备吃午饭,山红舅舅推门进来。

    山红舅四十多岁,一米八几的个子,方脸浓眉,身材彪悍,着一套海军蓝,一看便知是海军出身。

    甄乐江在炕上弹了起来:“哎哟大哥,稀客,真是稀客!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啦?”

    山红舅放下手中的旅行包:“单位有个入党的,到咱这里外调,顺便过来看看!”

    山红婶子拿套袖上擦着手,逢迎道:“你看人家大哥,到底是工作人,能有十年没见面了吧?可还是那么嫩光!”

    甄乐江嗔怪着妻子:“就知道哇哇,大哥老远来,赶快再炒两个菜,我和大哥喝两盅!”

    山红舅打量着饭桌:“不用客气,都是自家人,桌上有什么就吃什么,农家饭好吃,我也不喝酒!”

    山红婶子还是烧起锅子,烹炒着。

    山红倒了碗水,双手端给舅舅。甄乐江吩咐山红:“你舅来了是贵客,泡壶茶水。”

    山红舅急忙阻拦:“不用泡茶,吃了午饭我就走,还有个同事在公社里等我。”扯着山红的手,“过来,让大舅看看!”

    山红站在舅舅面前,瓜子状、白皙的脸上透出一丝腼腆的红润,唯有那双杏眼时而偷窥着。

    “才几年不见,长这么高啦。记得上次来,还没穿连裆裤子呐,转眼都快成大姑娘啦!”舅舅亲昵着,赞许着,感叹着。

    山花、山菊、山燕和虎子都坐在炕上,一边瞅着桌上的饭,一边盯着陌生的客人。

    甄乐江说与孩子们:“都叫大舅,你们这个舅舅可有能耐了,在大连是个大官。”

    三个闺女都小心翼翼地问“大舅好”,唯独虎子咬着食指不作声。

    山红婶子在灶间喊乐江:“菜炒好了,赶快收拾桌子和大哥喝点!”

    甄乐江吩咐山红:“先把饭拾掇下去,领着你弟妹到西炕去。”

    山红舅不理解:“老弟,你怎么还那么封建。在我们大连,来了客人,老婆孩子都一起吃饭,你这规矩也得改改!”说着,拦住山红和正想下炕的孩子们。

    在山红舅的阻拦下,一家人破天荒地与客人一起吃了顿团圆饭。

    吃饭间,山红舅看着乐江:“小红今年是不是该上高中了?”乐江说:“麦后就去。”

    “我这次来,就是想合计合计这事。我妹和妹夫走了这么些年,小红就依托你俩抚养,我这当舅的也不称职,没来看几回。我有个想法,把小红接过去读书,将来在大连找个工作。这样对孩子好,对她的父母也算有个交代。”山红舅话语恳切。

    甄乐江夫妇自然高兴,山红要是有了出息,家里这窝孩子自然也会跟着沾点光。“大哥,你想得真周到。我家你也看见了,条件有限。守着这么一窝孩子,小红跟着俺遭了不少罪,吃了不少苦。眼看这穷山沟没啥盼头,你这当舅的肯伸手把孩子拉出苦海,俺打心里头赞成。”乐江提起茶壶续水,显出他少有的殷勤。

    “小红,你可是有盼头啦,婶儿为你高兴啊!”山红婶子紧搂着山红抹眼泪,像是小红即刻就要从怀中飞走,兴奋和酸楚交织着。

    甄乐江的四个孩子不时地向山红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
    “小红,愿不愿意去大连?若是愿意,大舅今天就带你走。正好,我家有两个小子,就少个女儿,你就给我当个女儿吧。”舅舅虽是声音浑悍,语气却非常平和。

    山红一直在认真地听着大人们说话,心里盘算着,斗争着。去城里,是众人所盼,那是天堂。可这大山里有她太多的留恋,她舍不得离开。是步入天堂还是留在山沟?两个选择只是一步之遥,更确切地说,就在于她一念之间。她想起自己改编的歌谣,想起巍峨的群山,想起那一片片独自峥嵘的映山红,想起那些关爱自己的老师、同学和寨里人,更放不下满仓……山红心里一横,果断地说:“大舅,我知道您的好意,谢谢您。大舅,我从小生在山沟,长在山沟,对这里的环境早已适应了,对这山山水水都有感情,我不想去大连。”

    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!

    “小红,你又耍彪,跟你舅去住洋楼、吃皇粮,有享不尽的清福。这穷山沟有啥可留恋的?你这些穷命的弟呀、妹呀,想去还捞不着呢。婶儿给你做主,去吧,好吗?”婶子不舍气,抱着山红仍在劝说着。

    山红掰开婶子的手:“婶儿,我倒不觉得咱这是穷山沟,你看这儿山清水秀的,多美呀?咱这要是发展好了,比城市好多啦。你没听小玲姐说,咱这比青岛都好!”

    “小红,去与不去,你自己决定,大舅不勉强。但有个理儿大舅得跟你说明。如果上大连,也许读完高中还能接着上大学,将来有你的用武之地。在这儿,可就难说了。”舅舅把前程摆得很明朗。

    “大舅,这几年,党中央提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到农村插队落户。这不,俺村就来了两个。如果到大连念完书,再到哪个农村插队落户,人生地不熟的,还不如不去。”山红斩钉截铁,话语中带出一股泼辣与执着。

    “小红是个聪明孩子,也是个有骨气的孩子,不管放在哪里,将来都是个有出息的角儿。好吧,尊重孩子的选择吧。”山红舅见小红铁了心,只能退却。

    山红舅拉开帆布包,拿出一些钢笔、糖果、精制的饼干,还有两块花布放在炕上:“也没带多少东西,这点儿给孩子们。”又从中山服的上衣兜里掏出三百元钱塞给山红婶子,“大妹子,小红这孩子有骨气,和你感情深,今后还得依靠你,这点小意思请你收下,拜托啦!”

    尽管乐江夫妇一再推脱,山红舅还是强将东西和钱留下来,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
    甄乐江一家人都噙着眼泪,直把山红舅送到村南的水库大坝。一路上,山红舅不停地向山红交代着什么,山红不住地点着头。

     

    学校里,全体学生都在集体习练武术,这是甄家寨学校的特色。甄家寨是武术之乡,自古就有练武之习,别的学校都做课间操,他们却练课间武术,金刚拳、螳螂拳、通背拳、少林拳、太极拳,拳种繁多,样样都学。眼下他们正习练太极拳。

    武术老师是甄家寨村的大队会计甄岭。甄岭四十岁出头,五短身材,留着背头,举动言谈间都透着一股机灵。甄岭每天上午到学校教半节武术课,是大队无偿支援学校的。

    各年级排好了队,甄岭喊口令:“两手侧平举,立正!现在从头复习学过的套路!”

    音乐放起。甄岭喊口令:“起势——右转身左捋——金刚捣碓——烂擦衣——六封四闭——单鞭……”他给一个女孩纠正着姿势,又用脚踢着甄峰的脚:“马步拉大,蹲低点!”不料,甄峰收起步,反而站了起来,央求道:“老师,今儿俺就好毕业出校了,俺就不学吧。”

    甄岭回到队列前边,对着全体孩子说:“同学们,咱们习武练功为的是什么?从大处讲,是为了增强人民体质,从小处讲,是为了咱自己的身体健康。老辈儿山外人都说‘甄家寨的狗也会踩个八门斗’,那是山外人对咱的羡慕,咱甄家寨人出了门,个个都是硬硬朗朗的,从没丢过人!只要你还是甄家寨的学生,就要好好地练武,只要你还在校一天,就要认真地上好这节课!”说完,他又喊着口令:左转身捣碓——白鹤亮翅——搂膝拗步——斜形拗步……

    大大小小的孩子们,随着甄岭的口令认真习练,虎虎生风,推掌声、摆脚声脆若炸雷,惊得树上群鸟时飞时落。

     

    甄明旺、甄乐江从学校办公室出来,校长连一鸣、七年级班主任许金花跟出来送客。

    随着上课的钟声,许金花捧着一摞子厚厚的纸张进了七年级教室。她用红色粉笔在黑板上很帅气地写着几个字:

    师生革命友谊天长地久!

     “同学们,大家今天就要毕业了,这是咱甄家寨学校初中部第六届毕业生,我代表甄家寨学校向你们祝贺!”那语气,比平时更和蔼。教室内掌声雷动。

    许老师指着那摞子纸张吩咐山红:“甄山红同学,你作为七年级的班长,今天是最后的一天啦,请你站好最后一班岗,把这些毕业证发给大家吧!”

    毕业证不过是一张彩印的板纸,上边中间是麦穗围着红五星,四边是彩带缠绕的边框,跟奖状差不多。但孩子们仍然珍贵地捧在手中,兴奋不已。

    “根据升学考试成绩,结合上级规定,今天上午由大队、学校贫管和校方领导三方推荐,我们多数同学将升入高中,同学们就回家等待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吧!”许老师仔细打量着每个学生,依依不舍的情绪溢于言表。她不想让学生们看到什么,果断地离开教室。

    孩子们并没有过多地思虑离别之情,如一束气球被剪断了束缚的绳索,教室里像烧开的锅,有的在相互交谈,有的欢唱起来,更多的在互送着礼物。女孩子之间多数送发卡,男孩之间多数送自制的玩具,男女之间一般是送毛主席纪念章。山红收了好多礼物,堆了一桌子。

    满仓将一个红色塑料皮本递给山红:“俺写得不好,别笑话。”山红打开本子,首页写着一首诗:

    山红颂

    雪压枝头风摧茎

    崖边岩隙犹峥嵘

    待到寒尽春来时

    黄草枯独自红

    ——李满仓毕业寄语

    “好一个满仓,还说不会写诗,这是绝句!”山红看着满仓,心中赞美着。随从书桌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蓝皮本子给满仓,上边写着自己日记中《采药历险记》那段诗文。

    教室里正沸腾着,许老师返回教室,站到讲台上:“同学们,现在大家就可以离校啦,愿大家在农村这片广阔的天地里展翅飞翔!”

     

    甄乐江从公社开会回来,买了些新鲜小虾,还带回几封信。

    山红兴奋地一把夺过那摞子信,都是公社高中寄来的录取通知书。山红一封一封地看,却没有甄峰和满仓的,脸立时沉下来:“叔,咋没有满仓的?”

    “傻闺女,满仓家里是富农,上级有规定,不能推荐上高中。”

    “整天成分成分的,他又不是富农,关他屁事!”山红扫兴地嘟囔着,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    山红婶子整了个“葱爆小虾”,满屋子都是海鲜味。不一会儿,饭菜都做好了,一家人享受了许久没有的美餐。

    饭后,山红惯例地刷着碗筷,却无缘无故地呕吐起来。

    “小红,咋的啦?”婶子关注地问。山红擦着嘴说:“俺也不知道。”

    甄乐江急忙穿上鞋子:“走,领你到赤脚医生那儿看看。”

    婶子又想起山红裤子上的那点东西,剜了丈夫一眼:“别看见小红考上高中就献殷勤。”转头说山红,“走,婶儿陪你去,咱不用他!”

    山红不情愿地跟着婶子去了卫生室。婶子把李大伟叫到一边耳语几句,李大伟开始仔细地给山红号脉,又看了舌头,翻了眼底,说:“没啥事,只是食物过敏。”随包了几片药,吩咐按时服用。

    婶子心中悬挂已久的石头终于落地了。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    地址: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:264500
    Copyright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
    网站业务及网站投稿信箱576475532@qq.com
    乳山市作家协会QQ群,49239846,请作协会员实名加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