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协首页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时政要闻
  • 作家采风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新书推荐
  • 会员作品
  • 来稿选登
  • 美文欣赏
  • 文学期刊
  • 文摘·连载
  • 站内搜索: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美文欣赏
    老娘的“绝活”——李中柯
    发稿作者:管理员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8-1-24 15:58:39  ‖  查看2097次  ‖  

   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我们国穷,我们村穷,我们家在我们村更穷。

    我们国家穷,是因为自鸦片战争以后近百年备受列强的野蛮掠夺,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又让山河破败,百业凋敝,百废待兴。

    我们村穷,是因为村子比较大,人口多,耕地少,再加上在海边,沙地多,粮食产量低,比邻村要穷一些。我们上学时路过杨家村,一小孩哭个不停,她妈说:“再哭,就送到沙李家饿死你。”她说的沙李家就是我们村。

    我们家穷,是因为父亲是个典型的老实农民,一人养着八口,家里也没有在生产队出海打鱼的(后来得知,凡是生产队打鱼的,打到的鱼大部分都在船上分掉拿回家),没有在外面上班的,更没有在村里担任个一官半职的,只能是穷上加穷。

    我记得小时候,到了生产队年底开支时,有的人家里开二三百元,少则几十元,我家是多年的长支户,不仅一分没有拿到,还欠着生产队四五百元。更让人寒心的是,过年时,少数没开支的家庭,生产队每人借给五元钱过年,可是我家不是贫下中农,生产队一分也不借。不少年份,我家过年不见鱼,不见肉,爹娘都是在无奈中带着我们度过别人幸福我们痛苦的新年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幸运的是,我们有一个心灵手巧的娘,有一个辛勤倔强的娘。娘绞尽脑汁,千方百计,将一个困难的家拾掇得井井有条,让我们在寒冷中得到温暖,在痛苦中获得幸福,在失望中孕育希望。

    我娘身高不过一米五,体重不过一百斤。就是这样瘦小的身躯,靠赶海蛎子(现在牡蛎的苗)支撑起这个家。

    海蛎子长在海里的礁石上,浅水区的蛎子个头小,也不肥,深水区的蛎子个头大,肉肥,特别是入秋之后,海蛎子更肥更大。秋天,是我娘最盼望的好季节。

    我娘总是到村前的“海石烂”岛去赶海,为的是多收获一些。它离村有四五里地,这四五里地多数是沙地,也有一段是泥沙地,没有硬实的路可走。走完这段路非常费力,特别是赶海回来带着几十斤重的海蛎子走起来更费劲。我娘体质弱小,为了减少重量,只能取海蛎子的肉带回家。海蛎子硬硬的皮带着刺儿,紧紧地包着里面的肉,要把肉取出来就是一个技术活。她将一根4寸长的粗铁丝,一头安上一个木把儿,一头烧红后打成扁的锋利的尖儿。找海蛎薄弱的地方,将铁尖儿扎进去,慢慢推到根部,然后一剜,就将海蛎肉抠出来。

    海蛎子的壳儿既结实又棱角锋利,母亲的急于得到更多的海蛎子,心急手快,常常鲜血淋漓,母亲把受伤的手捅进海水里,说是既能消毒又能止血,然后继续抠……后来,条件好了,娘戴上了手套,手不再流血,收获的海蛎子更多了。

    赶海是讲究潮流的,也就是说,要等潮落露出烂石才能赶海,涨潮就赶不成了。一天中适合赶海的时间不足两小时,两小时内赶多少是多少。为了多赶一些海蛎肉,我娘不仅学会了这份手艺,从来不肯晚去一点点,总是最后一个离开,因而常常赶的比别人多。

    赶海蛎子最好的季节是冬天刮大风以后,退潮大,海蛎就多。冬天赶海,身上要穿厚厚的棉衣,脚上要穿水靴,头上要戴棉帽。这身穿戴本来就笨重,再行走于泥沙滩,就更困难。特别是赶海归来,经过大半天的紧张劳累,又累又渴,再带着几十斤的海货顶着呼呼的北风在泥沙滩上行走,那才是真正的寸步难行。我无法想象瘦弱的娘是怎样走过来走过去的,但我明白娘是把泪水忍了回去,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写在被海风吹皱的脸颊。

    赶海有一个好办法,就是坐船赶海,这样就可以只走陆地,不用走泥沙地。但晕船的人就不行了,我娘就晕船,并且是属于晕得厉害的那种。一次坐船赶海,上船不久,娘就开始吐,到了赶海的岛上,肚子里吐得什么也没有了,还坚持赶海。待晚上回家,面无血色,脸瘦了一圈,躺在炕上一睡就是两天。醒来后说“再也不坐船赶海了”。

    第三天又开始走泥沙滩赶海,等她快回来的时候,我到海边去接她,终于知道娘受的苦有多大。我看到她走过那块泥地的时候,大风把她吹得摇摇晃晃,如果不是那几十斤海蛎子,恐怕就被风吹走了。

    我在心里恨我父亲是个农民,恨我三个姐姐都是女的不能替娘分忧,恨我自己不能快快长大。如果三者有其一,我娘就不会这么累,我家日子也不会过得这样苦。我快步跑过去,想接过娘的袋子,娘摇摇头:“等你长大了,娘就不用赶海了。”

    我娘一个冬天大部分时间在海里,赶海蛎肉的技术日渐提高,数量也多起来,除了自家改善生活,大部分由我父亲骑着自行车到外地卖了,日积月累到了年底能卖二三百元。那个年代二三百元可是大钱,我们全家人过年就同好人家过年一样,该买啥就买啥。特别是社会上流行什么布料我首先能穿上,也很少穿有补丁的衣服。

    老娘靠赶海撑起了这个家,在村里有了面子,在家里说话也有了底气。他对六个孩子从来不打不骂,靠说理把我们管得老老实实。我们六个儿女都怕他,一旦哪个犯了错,她的“八大理”就开讲了。一是人要脸,树要皮。二是人穷不能志短。三是说话办事不能过了头。四是吃亏是福。五是人心都有杆秤。六是好人有好报。七是钱财要干净。八是人在做天在看。

    我被理论得最多,还加上不能到别人家吃东西,不能接人家给的东西,见人要有礼数,要会称呼长辈等等。

    我九岁时,我姨从部队捎回胸前戴的毛主席像章。在那个火红的年代,谁戴上毛主席像是很风光的事。一周后,看电影时被人抢了去,我心里难受得很。没过几天又演电影,我就抢了别人一个,高兴地跑回家告诉我娘。我娘一看脸就沉下来,开始对我不少于半个小时的说理。从吃亏是福到做事不能过了头,再到钱财都要干净的,最后问我你以后被人偷了钱你还能去抢银行吗?我只好哭着把像章还给人家并道了歉。

    老娘对我们经常说理,她自己也守着这些理。我们家在村子中央,在大队部的旁边,因此来我村讨饭的,盲人来演出的,公社驻村干部住宿的,都是常有的事。凡是讨饭的,从没有从我家空手走的。管盲人的饭,碗要刷两遍。我问她:“你刷这么干净他能看见吗?”我娘说:“他眼睛看不见心里能看见。”公社驻村干部有的在我家一住就是四年(一分钱房租没有)。有时因开会,外村有事回来赶不上村里排饭,我娘从不让他饿肚子。

    四十多年后,原驻村的公社团委书记李永秀还记着我娘用海蛎肉包的包子好吃,原青岛下乡知青杨柏青还记得我娘的地瓜面汤好喝。

    我们是个大家族,六世以内都有往来。我能办点事以后,在找工作困难的年代,谁家孩子大了,老娘叫我一家一个照顾一下。出国挣钱容易,老娘叫我一家一个也照顾一下。帮助亲朋去韩国打工的时候,因为韩国方面是合资合伙,中方可以不取费用(中介公司两年一般收费四万)。她们都很感谢并想有所表示。老娘给我定下规矩“我不接一分钱,你也不能接一分钱”。以上两方面,她照顾了十一个家庭。对于我太太方面的亲戚,她叫我一碗水端平,能照顾的多照顾一些。我太太的舅舅有三个女儿,舅舅不到五十就去世了,舅妈一个女人拉扯三个女儿过,我妈让我多照顾一些。当得知一个安排工作,两个去韩国打工,她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微笑。

    母爱乳山,是因为大乳山像女人的乳房而得名。乳山有三宝,牡蛎是三宝之首,被称为“海里的牛奶”。大乳山在我家西边不远处,全国最大的三万亩牡蛎养殖基地就在我家前边。

    每个人的母亲都很伟大,我感到我的母亲是伟大母亲的优秀代表。儿时都吃母亲的奶水长大,但时间很短。如果把海里的牛奶——牡蛎加上来,我吃奶的时间在十年以上。

    我尽管生在农村,但从小偏食,不吃菜包子、菜饺子,不喝地瓜面汤,不喝豆面汤,这本是农村调理生活的好饭,可是我不吃。我只爱吃海蛎子和米面。老娘没办法,把家里少有的米面几乎都给了我,靠她的双手尽量满足我对海蛎子的喜爱。

    我不仅偏食,意外的事还多。五岁时腿断过一次,七岁时又断过一次,都是老娘找人治好,再精心护理我,没落下任何后遗症。

    老娘不仅呵护我的身体,更关心我人格的培养。我上小学四年级时,开学要买新书,买新课本。晚上睡觉时,老娘以为我睡着了,对我父亲讲“现在也不让卖海蛎肉了(割资本主义尾巴),他明天上学要缴一元六毛钱,白天我翻了翻,只有一元二,还差四毛,你明天一早拿十个鸡蛋卖了,把钱放在柜子里,别让他知道我家没钱”。

    我这才知道,每次买书买本都让我在柜子里自己拿钱,他们就是让我感到我们家不缺钱,只管读书好了。我偷偷擦着泪水,立志要为父母争口气。

    如果说是母乳和海蛎子让我把身体养大,“别让他知道我家没钱”这句话就成了我一辈子的精神食粮,它激励了我一生。好多人不知道我奋斗的劲头为什么那样大,其实秘密就在这句话。

    很多年来,对老娘的“八大理”悟得不深,现在兴起了国学热,想一想老娘的“八大理”条条都是国学的精华,现在我也学着老娘的样子,给儿孙讲这“八大理”。我想这是育人之道,做人之本。记住这“八大理”,在人生的路上就能一帆风顺。

    现在有点小成就,别人叫我“高级经济师,优秀企业家,市长助理”,我感到没什么,唯有说我孝顺,我受不了。老娘用生命呵护我一辈子,我那点孝算什么?能值得一提吗?我从心里感到我的孝做得远远不够,我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。

    曾国藩说:“读尽万卷书,无非一孝字。”人有再多的钱财,当再大的官,忘了行孝、尽孝、传孝,都是失败的人生。

    今年八月十五,我们一家四代都回到李家,在老娘家过节。酒足饭饱之后,还剩下半盆没开口的牡蛎。九十二岁的老娘拿过小刀就要起,我们都不让,怕她伤着手,但她很快都掰开,分给我们十多人每人吃几个。我一看老娘这绝活真是练到家了,她不肯浪费一点点。家族兴衰看老人,一个好娘管三代。

    抚今追夕,我们姊妹六个又生育了十一个儿女,大学以上学历的有十人,有的是博士生,有的是研究生,他们分别生活在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地,家家都过上了小康以上的生活。

    我的儿子比我强,三十岁就能独挡一面,事业干得有声有色。孙子孙女也很优秀,孙女三岁在北京市唱歌比赛得了金奖,主持人比赛得了银奖。晚饭后,老娘送我们走时,满脸都是幸福的微笑。我在车上想,家族能走到现在,离不开老娘赶海蛎子的“绝活”,也离不开老娘为人处世的“绝活”啊!

   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擦干眼泪要收笔的时候,门口草地上传来了《天之大》这首歌优美的旋律深情的歌声,句句让我心头颤动。当听到“妈妈,天之大,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暇”的时候,我的眼泪又哗哗出来了。

    流吧,让眼泪洗刷我常常忘了行孝、尽孝的过去吧!

    流吧,让我永远记住,在老娘的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孝敬得多一些,让娘长命百岁!

     

    (李中柯:担任过国投中鲁总经理、中国果汁协会理事長、乳山市市長助理、青岛三川果汁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职务,喜欢读书,退休后得暇圆自己的文学梦。)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    地址: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:264500
    Copyright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
    网站业务及网站投稿信箱576475532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