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协首页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时政要闻
  • 作家采风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新书推荐
  • 会员作品
  • 来稿选登
  • 美文欣赏
  • 文学期刊
  • 文摘·连载
  • 站内搜索: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会员风采
    刘方计散文简谈—吴新财
    发稿作者:管理员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7-5-13 8:18:36  ‖  查看600次  ‖  

          因为最近特别忙,很少有时间能静下心来读点东西,更不用说是去读业余作家写的作品了。在友人的推荐下,我还是抽出时间,细心的读了山东作家刘方计先生的几篇散文。我不认识刘方计先生,在此之前我也没有听说过他,更没有见过面。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作品的感觉。人出生时谁都不认识谁,都是在生活的道路上相识相知的。人与人之间总是从陌生到熟悉的。爱好文学创作的人更是这样了。我认识的作家中有先闻其人,后识其文的,也有先识其文,后闻其人的。我读过了刘方计先生的作品,仍然不认识他。不过,我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,他是一位从乡村走来的作家。他走的那么艰难,那么的痛苦,那么的无助。从他的文笔中能寻找到乡村的质朴与芬芳。似乎还带着泥土的气息。我的这种喜爱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。那时,我读过了鲁讯先生的散文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后,就对描写乡村的散文产生了深厚的兴趣。我被鲁迅先生笔下的乡村风景深深的感染着,吸引着。我喜欢文章的质朴,乡下的风景。我喜爱散文,也从事散文创作。但随着时代的变迁,那种质朴的散文已经很少见到了。

          我们翻开杂志也好,打开书也罢,一片都市气息,繁华景色。这是时代的产物,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,那种乡村的景色早就不存在了。我并不否认时代变迁给我们带来了美好的生活,也对思想的升华起到了促进作用。可那种质朴也或多或少应该留下来一些。当我读过刘方计先生的这组散文后,眼睛一亮,这不正是久违的乡村散文之风吗?我还没有细心阅读,就已经从题目中感到了乡村的美丽,还有那刻骨铭心的年代。作家刘方计先生在《我家的小毛驴》中,一开篇就这样的描述: 爷爷说:这驴啊,是老死的。不管是人或畜类都一样,老天爷在它下生的时候就给它安排好了,它该干多少,活干完了,它就该死了。都不许伤心落泪的,去找刘曰人(屠户)来拾掇拾掇,吃它的肉吧。我母亲不同意,便说:这不是推完磨杀驴嘛,我们不能吃它的肉,它对咱家有恩啊。爷爷带着他惯用的一口病语,愤愤地说:他妈妈的,你们认为我心里好受啊!它替我出了多少力,我他妈最清楚。拾掇吃了吧,天上的龙肉,地下的驴肉,咱家什么时候吃过驴肉啊?

          作家在这段质朴的文字中充分表现出了爷爷与母亲对于驴的感情。而这种感情没有一点浮华,而是那么的真诚。这种真诚是发自内心的。但爷爷与母亲是执不同观点的。爷爷把驴同人的生命联系在一起。可爷爷在生活中又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。虽然驴对家里有功劳,但死了就死了,不能复活。死了还应该吃肉的。而母亲就不同了,母亲认为驴有功劳,就不能吃。吃了驴肉,就有大逆不道之举。母亲与爷爷就这么的发生了分歧。生活中在处理事情上,观点不同是正常的。我认为作家在这个观点方面的表达是真实的,非常符合乡下人的感情。母亲与爷爷是两辈子人,生活经历与观念多少是有不同之处的。更主要的是男人与女人的不同。大自然中男与女两种性别,是雌雄相对的,角度不同,在处理问题上差别比较大。男人实际,而粗放,女人的情感是细致,而虚幻。母亲认为毛驴死了,就应该让毛驴安详的离开。可爷爷认为不必要那么做,只要记住毛驴的功劳,为人生活付出的辛苦就行了。我认为无论是作家写的爷爷,还是母亲,立场都是正确的,没有错。因为爷爷与母亲的出发点不同,而又都有着美好的情怀与感恩之情。作家之所以能写的这么真,这与他的经历有关。因为这是发生在他家的事情。也是他的人生经历。人的生活中总会有许多故事。作家刘方计先生在《我家的大黄狗》一文中又这样写道:

          鱼市老板对父亲说:大黄当天没等到你,就像疯了一样,在整个市场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趟。有人丢点食给它,它叼到后面,也不吃。它蹲下,又起来,满市场的找你啊!这狗真通人性啊,它八成是认为你出了什么事,所以它就绝食了。 作家是在表达狗通人性的叙述。其实关于对狗的描写作品有很多,不计其数,如青岛著名作家杨志军先生写的《藏獒》长篇小说就是专门写狗的作品。当然《我家的大黄狗》是不能与《藏獒》相提并论的。因为题材与篇幅不同,写作的手法也就不同了。但两位作家都是在讲述狗通人性的故事。刘方计先生在《我家的大黄狗》一文中,狗通人性是作品的起笔点,也是主线。而作品中人对狗的感情更能衬托出人类伟大的情丝。人类的存在是离不开动物相伴的。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果没有了动物的存在,人类也未必能生存下去。因为有了动物的相伴人类的生活才少了寂寞,更加丰富。狗与人是亲密朋友。狗对人有感情,人对狗也是同样的。如果狗的主人不爱护狗,狗又怎么会忠诚主人呢。因为狗的主人爱护狗,才使狗忠诚主人。两者是密不可分的。作家在文章节中这样写道: 我在小时候,没少骑大黄狗。我每次骑它,都会被父亲臭骂一顿。父亲说:大黄狗跑了一天了,很累,别折腾它了,让它歇歇吧。 我们从这简短的文字中就能感觉到主人爱护狗的情怀。如果不爱护狗,父亲就不会责备儿子了,也不会说出这种动情的言语。从这篇作品中,我们能感受到作家对作品细微的把握。如果说细微,那么《推磨的岁月》中也有体现,不过作家在《推磨的岁月》中写的更加形象一些。作家在这篇散文中,这样写道: 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走在街上经常能听到“忽隆忽隆”的声音,闷闷的,像有装甲车开过。其实那不是装甲车的声音,而是庄户人家在熬夜推磨。 这种表达简单,而真切,也有着白描手法。特别是写推磨这种生活。因为在今天的生活中,我们已经很少能看到推磨的事情了。当读到这篇散文时,我就仿佛重新回到了久远的岁月。

           人生中回忆总是美好的。人生路上,我们总是在往前走,走过了一程又一程,程程景色各不同。这不仅是时代的变迁,还因为我们年龄的增长。人的年龄不同,对生活的感悟,对人生的理解,对处事的方法也是不同的。虽然对待是同一件事情,面对同样的生活,可理解的差距也非常大。作家是在通过写推磨而渗透着人生。并且主要写到了作者的少年与爷爷的老年。这正是人生的开始与结尾,用这种对比的方式来做文章的主线,是有着深远的意义。如果说作家在《推磨的岁月》中想表达人生,那么在《地瓜情》这篇作品中,就更加深远了。作家这样写道: 大伯父提过他的地瓜篓子,在里面扒拉了一番,找出半个地瓜,在裤腿子上擦了擦,送到嘴里,嚼了起来。他吃了一个,又在篓子里翻找,又吃了一个。此时,大伯父已是满含眼泪了。我知道大伯父是不舍得吃地瓜。我把手里的熟地瓜递了一个给大伯。可他硬是不要,摇着头示意要我吃,并比划着说,你小,长得矮,要长高的,长大的。他伸出一个大拇指比划着。此时一股暖流像闪电一样,传遍了我的全身。我哭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我是在愧疚,还是被感动了,说不清。大伯父擦着我的眼泪,也哭了,这是个哑巴农民的泪水,也令人震撼。他哭了一气,扭头又去刨地,复收地瓜了。这是我平生唯一的一次看到大伯父哭。那哭是刻骨铭心的。我看到大伯父的哭泣,不用教,就好像一下长大了,我懂了好多,好多……作家用事件来证明对人成长的有力影响。作家看着大伯吃地瓜,被感动了。他突然萌生了对生活的理解,感受到了艰辛与不易。他对人生有了思考。这种思考也多少带着惭愧。因为他在路上已经把饼子偷吃完了。虽然是偷吃,但并不影响我们对人性美好的理解。因为那时作家毕竟还没有成人,处在少年,有着天真的行为。我们不能把艰辛的生活完全放在孩子身上。因为苦难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,那是大人的事情。可孩子已经在承受苦难了,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。

          我们应该感谢孩子。孩子给了我们战胜困难的力量与责任。我在读过刘方计先生的这几篇散文作品后,在想像着他是什么样的人。这时我才去看了他的简历。

    刘方计1951年出生在威海乳山市崖子镇南寨村。他大专文化、中共党员、中学高级教师。1970年12月参军。1976年踏上教坛,曾任中学教导主任、校长、镇教育团总支书记、市教研中心教研员等职务。还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劳动技术研究会会员。2012年被聘为冯德英文学馆特约创作员。2012年荣获乳山市十佳文学创作者光荣称号。通过刘方计先生的简介,我对他的创作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因为他长期生活在乡下,对乡下的生活非常了解。加上作家对童年的深刻记忆,写的也就生动了。因为他写的是自己熟悉的生活,所以作品中总有他的影子。这组小散文来自乡村,有着质朴的美感,也有着泥土的气息与芬芳。不过,我也感觉到作家在文笔上还有着欠缺与不足,有些细致的描写没有深挖下去,过于简单,过于匆匆而过了。在叙述的过程中还有些生硬,不够自然,不够准确。当然这可能与他的写作方式有关,生活环境有关,作家应该在文笔的运用方面加强练习,取长补短。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能看到作家更好,更多的作品刊发出来,面对世人,面对读者。

          吴新财:山东青岛人。中国小说学会会员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山东省小小说协会常务理事。发表小说、散文多篇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爱的旅程》《情在何处》《茫茫前程》《梦想与现实》等。长篇小说《波动的生活》获2016年山东省委宣传部与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“中国梦·长篇”文学作品征文优秀奖。小说《浪漫并不浪漫的生活》获湖北省文联、今古传奇集团、《中华文学》“我是作家”首届全国原创文学大赛“新锐作家”奖;小说《在劫难逃》获山东省小小说学会、《山东文学》、新华网二等奖;小说《情愫海棠谷》获《北极光》文学杂志全国征文一等奖;小说《命案风波》获《当代小说》全国征文优秀奖;散文《栈桥,谁的廊桥遗梦》获中国旅游协会、《齐鲁晚报》全国征文三等奖;散文《父爱也是融融的》获《北方人》征文奖;散文《天地之间有片美丽的海》获中国散文协会全国海洋征文优秀奖;散文《梦游飞山》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、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“飞山我们的精神家园”全国有奖征文大赛优秀奖;散文《情在岁月中永恒》获《鹤岗日报》建报风雨70年征文二等奖。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    地址: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:264500
    Copyright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
    网站业务及网站投稿信箱576475532@qq.com